网站首页 / 魅力运城 / 博彩bet356打不开了
人类最早的脚踏地--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发现始末(一)
信息来源:运城侨联????访问次数:296????发布时间:2019-04-02

人类最早的脚踏地

——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发现始末(一)

□王益人

人类起源是一个既神秘又十分有趣的问题。100多年前,随着西方学术思潮在冲击,“女娲抟土造人”“三皇五帝”等传统的中华始祖形象,为“由猿到人”的进化论所取代。1929年,裴文中教授在周口店发现的“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在震惊世界的同时,也使得中国人口口相授流传了几千年的“历史故事”变成了神话传说。考古学成了揭开人们心中“谜团”最直接的手段,博物馆成了大众学习和接受新鲜知识的最好去处。今天,“人之由来”早已成为每个人的基本常识,但是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却是十分的艰难曲折。

从19世纪中叶达尔文创立进化论以来,人类对其自身的起源和历史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激励着一代代科学家为之奋斗不息。20世纪20年代裴文中先生在北京周口店发现“北京猿人”头盖骨化石震惊了世界。中国一下子成了人类起源的中心。从那时起,距今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当之无愧地成为了人类最早的祖先。这对那个战乱不断和被西方人称之为“东亚病夫”的旧中国来说无疑是弥足珍贵的。因为在当时,世界上发现的古人类化石只有尼安德特人和一个被荷兰军医杜布瓦锁在保险柜中不敢承认的“爪哇猿人”。随着“北京猿人”的发现,饱受争议的“爪哇猿人”也被世人所公认。

西侯度遗址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首次发现的属于早更新世初期的人类文化遗存。在西侯度遗址被发现之前,人们所熟知的人类最早祖先乃是距今50万年前的“北京猿人”或称“中国猿人”。因此,在当时要想挑战这个“记录”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50年前,北京二道桥一个普通的四合院中——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所在地,当时正在这里进修的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年轻的王建先生,仔细观察了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现的石器和人类遗骨之后,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北京人不是最早的,在他之前一定有更加原始的人类存在,并且得到了贾兰坡先生的肯定。1957年,贾兰坡、王建在《泥河湾期的地层才是最早人类的脚踏地》(以下简称为《脚踏地》)一文中提出“中国猿人不是最早的,在他之前的泥河湾期的地层中应有人类及其文化存在。”文章对中国猿人的用火遗迹、石器打制技术、猿人体质进化特征等几方面作了综合分析,认为:中国猿人已经能够控制、管理和使用火,能够用三种方法打制石片,打制的石器已有了相当的分化和分工。中国猿人的体质特征虽然尚保留有猿的性质,但已经进化成了能够直立并会制造和使用工具的人。因此,在与中国猿人时代相接的泥河湾期的地层中还应有更为原始的人类及其文化存在。这篇文章一出,立即引起学术界的高度关注。为了证明他们的理论推断,贾兰坡、王建等努力在泥河湾期的地层中寻找人类的遗骸和遗物。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山西省西南部,投向了孕育华夏文明的黄河中游地区,这里有着与泥河湾同属早更新世的“三门期”地层。

1957年,考古工作者在三门峡水库调查中,在山西省芮城县风陵渡镇西北约7公里的匼河村一带发现了几处旧石器地点。1959和1960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和山西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又两次对这一地区进行调查和发掘,发现旧石器地点16处。在此期间,考古学家们来到东距匼河3.5公里的西侯度进行地质考察,在村后的“人疙瘩岭”下部地层中发现一件距今100多万年前的早更新世轴鹿角化石和三块具有人工破碎痕迹的石块,这一发现引起了考古学家的深切关注。因为,这不但证明了此前他们提出的泥河湾期的地层中有更早人类的理论,也使学术界必须直接面对周口店“北京猿人”是不是最早的人这一问题。

1959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中国的考古学家发现了西侯度遗址,完成了由理论到实践的双重突破。与此同时,在被达尔文认为最有可能是人类起源地的非洲,英国古人类学家路易斯·利基和玛丽·利基在东非的奥杜威峡谷发现了大批石器和一件早期人类的化石——东非人包氏种,这是他们在奥杜威峡谷寻找30年后得到的回报。然而当时信息很闭塞,世界各地的科学家和考古学家还各自进行着自己的发现和研究。也是在这一年,英国考古学家、古人类学家克拉克(音译)在《科学》上发表了相关文章,认为应当到“维拉方期”的地层中去寻找人类起源,但这一观点比贾兰坡、王建之观点晚了两年零9个月。

1959年12月20日,《文汇报》上的一篇《山西风陵渡一带发现旧石器时代遗址》,报道山西匼河发现旧石器时代古人类文化遗址。1961年1月10日《光明日报》的《芮城发现旧石器时代遗址》再次报道了这一发现。1961年8月,贾兰坡、王择义、王建公布了他们的初步研究成果。在《山西芮城匼河旧石器时代初期文化遗址》中,从地层、动物化石及石器等方面综合研究,认为匼河遗址的地质时代属于更新世中期最初阶段,即与周口店中国猿人化石产地下部堆积(约第10层以下)或周口店第13地点的时代相当。并认为当时的人使用的工具比“中国猿人”还要原始。并且提到了在西侯度的早更新世初期地层中发现了“几块极有可能是人工打击的石块”。这些发现对“北京猿人”的人类始祖地位提出来极大的挑战,在我国旧石器考古学界引起了一场长达一年多周口店的“中国猿人”是不是“最早人类”问题的大讨论。

在考古学上,发现才是硬道理。理论探索是一方面,拿出实实在在的证据来才能算数。西侯度是不是最早人类的脚踏地?还要看对它的发掘和研究。

1961~1962年,西侯度遗址的发掘工作在此起彼伏的争论声中进行了两个年度的发掘。获得的文化遗物包括石制品、烧骨和带有切痕的鹿角。尽管发现的石制品上的人工痕迹由于河流搬运埋藏而变得不很清晰,烧骨和带有切割的鹿角也存在着一定的不确定性,但它们被发现的意义十分重大。首先,它是中国大地上的第一个被发现的属于早更新世初期的古文化遗址,将中国人类演化的历史提前了100多万年。其次,在考古学上,西侯度遗址的发现解除了长期以来“中国猿人是人类最早祖先”的陈旧观念。之后发现的元谋人、蓝田人以及泥河湾的东谷坨、小长梁等人类遗址或地点不断地充实着中国早期人类演化的足迹,使得西侯度不再孤单,并一次次地为《脚踏地》的理论作出注解。事实证明,西侯度遗址的发现不但证明了《泥河湾期的地层才是最早人类的脚踏地》中的理论推断,完成了从理论到实践的双重突破,也使得中国古人类和旧石器的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昨日,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圣火在我市芮城县西侯度遗址点燃,数以万计的人们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了西侯度。在此,特编发山西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旧石器考古专家王益人先生的《芮城县西侯度遗址发现始末》专稿,以飨读者。

西侯度,这个位于山西省西南角——芮城县风陵渡镇以北约10公里,地处黄河左岸丘陵地带的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是我国乃至东亚地区首次发现的早于100万年的人类文化遗存。西侯度遗址发现于1959年。1961和1962年由着名考古学家王建先生率领的考古队先后进行了两个年度的发掘。1988年由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西侯度遗址的发现于令当时大多数古人类学家、考古学家诧异和难以接受的属于早更新世初期的泥河湾期的地层中,其命运注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自发现以来,受到了学术界广泛关注。由于遗址系河流相埋藏环境,石制品遭到了较为严重的磨蚀,学术界对此产生了分歧和争议。

为了解开这一谜团,2005年4月间,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再次对这处我省最早的旧石器时代遗址进行了50余天的考古发掘,使得西侯度遗址的考古研究取得了很大的突破。综合分析表明,西侯度石制品虽然受到河流搬运埋藏的影响,但人类行为及其特征毋庸置疑。